2021年美国再通胀展望:迎来商品周期大牛市

  原标题:2021年美国再通胀展望:通胀预期上行,迎来商品周期大牛市 来源:第一财经

 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弗里德曼说:“通货膨胀在任何地方都是货币现象。”根据笔者观察,9~11月,美国财政纾困计划暂时搁浅,以及疫情反复,美国通胀预期震荡。12月疫苗利好、美国大选及纾困计划落地、美联储维持货币宽松,通胀预期将再次归来。通胀预期上升,明年将是商品牛市。

  一、美国通胀预期回顾

  今年8月份我们提到美国2020~2022年可能发生通胀的逻辑,主要包括:1)美联储货币增发以及财政刺激,导致从货币到充分就业到通胀的传导;2)逆全球化减缓技术进步、减缓全球资源整合,推高商品价格;3)信用扩张背后,财政赤字货币化(MMT)将降低财政赤字约束。

  但9~11月份,美国通胀并没有快速上行,原因在于疫情的反复与财政政策的退出,影响了美国市场再通胀预期。美国通胀预期9~11月份维持在1.6%~1.8%区间震荡,11月ISM PMI及零售销售同比开始回落。

  直到12月,随着疫苗出现,美国通胀预期开始慢慢抬头。12月11日,继英国之后,美国FDA宣布批准紧急授权美国辉瑞公司和德国的BioNTech公司联合开发的新冠病毒疫苗,12月中下旬开始,欧美国家正式开始疫苗接种。另外,在美国确诊与死亡病例持续创新高、11月份经济增速减缓背景下,本已搁浅的财政纾困计划发生转机——12月17日美国多位国会议员及助手表示,国会谈判代表“接近于”就一项9000亿美元的新冠援助计划达成协议,其中包括发放600至700美元刺激支票和延长失业救济。同时,拜登组阁后,任命耶伦为财政部部长,助推市场通胀预期回升——美国通胀预期于12月1日突破前期高点,布伦特油价也紧随其后,于12月3日突破前期高点,并于12月10日站上50美元/桶。

  随着美国新一轮财政纾困计划落地,同时美联储维持货币宽松,以及疫苗推出,预期2021年美国将走向充分就业,销售回升,经济的复苏趋势将进一步推高美国通胀预期。

  二、美国通胀预期走势预测

  影响通胀的因素主要包括货币供应、充分就业(菲利普斯曲线)以及劳动生产力,这三者共同影响了商品与服务价格。根据费雪方程式:M×V=P×Q,商品价格取决于基础货币供应、货币流动速度以及商品产量。从当前全球央行维持货币宽松预期来看,以及收入和利率的抬升将推高货币流动速度(货币流通速度是实际收入与实际货币余额的比率,同时,货币需求的利率弹性是负数,因而利率上升会提高货币流通速度),而逆全球化与技术革命的放缓将可能导致商品产量增产不及预期,最终导致商品通胀以及充分就业后全面通胀上行。

  具体一点讲,我们将通胀的影响因素列分如下:

  12月17日美国多位国会议员及助手表示,国会谈判代表“接近于”就一项9000亿美元的新冠援助计划达成协议,美国将继续推进财政纾困计划以辅助经济复苏,预期后期将出台更多经济复苏计划。

  12月16日,美联储发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(FOMC)会议声明,再次表示,需求疲软和石油价格早先下跌压制了消费者价格通胀,在使长期平均通货膨胀率达到2%之前,保持货币政策的宽松立场——维持0~0.25%的联邦基金利率,同时每月购买800亿美元美国国债和400亿美元机构抵押支持证券。

  欧洲央行方面,12月10日,欧洲央行理事会决定将紧急资产购买计划规模由此前的1.35万亿欧元扩大至1.85万亿欧元,且购债至少持续至2022年3月。

  全球为缓解疫情影响而采取的货币宽松政策,在中期必然推高通胀预期,当然全面通胀回升,还要依赖于充分就业后劳动力收入上涨——上世纪80年代初美国高通胀跟较高的劳动者报酬以及回落的失业率有关。

  上世纪80年代的美国高通胀,也跟遵循凯恩斯主义的需求侧管理有关。美国上世纪70年代末在经历越南战争后,国内面临滞涨难题,财政赤字一再走阔,民主党人卡特上任总统后,调任美联储主席米勒为财政部部长,同时任命沃尔克为美联储主席。沃尔克上台后不顾经济下行压力加息治理通胀,而当前美国并没有通胀压力,美联储通过宽货币实施需求侧管理是当前重要议题,这也将推高通胀。

  同时当前的供应冲击,也可能推高通胀。中美长期冲突将是趋势,逆全球化的格局将导致贸易摩擦上升,生产效率下降,技术革新趋缓,这将不利于供给侧的生产恢复。当前疫情格局下,全依赖中国的产出就说明问题,然而中国产出能力也是有限的,12月中旬中国多地限电、限煤等问题,显示中国生产能力面临全球需求的极大压力,而所谓产业从中国转移,短期内并不可实现,中国是产业门类最齐全的国家,东南亚诸国要替代中国产能,短期内并不容易。

  最后看需求侧,制造业补库存叠加基建预期,将拉动工业品价格回升。需求侧管理除了传统货币政策之外,还取决于政府支出与贫富分化,后两者将推动政府、企业与居民部门需求。2021年拜登上台后,如推进其承诺开启2万亿美元的基建,将推高美国国内需求;同时,拜登耶伦组合将实施更多财政政策弥补美国分裂,降低贫富差距,将推动全面需求复苏与通胀;美国疫情后消费的复苏,以及当前正处于补库阶段,将继续推高美国经济需求,从而推高通胀。

  三、对通胀上升的防御:大宗商品牛市

  当我们对未来通胀有一个预判,商品是对抗通货膨胀的一个有效工具。这里逻辑在于通胀推升商品价格,或者换句话说,因为货币增发导致需求增加,商品价格上涨,推升通货膨胀。在对抗通胀的选择上,如果不知道具体选择哪个商品,可以选择一篮子商品指数ETF,这样的ETF包括国外有名的SPDR Gold Trust——全球最大的黄金ETF、USO(石油ETF),以及国内的黄金ETF——包括华安黄金ETF(518880.SH)、博时黄金(159937.SZ)、易方达黄金ETF(159934.SZ)、国泰黄金基金(518800.SH)等。

  另外对抗通货膨胀的选择可以包括做多债券长短端利差(做空长端国债期货,做多短端国债期货)。通货膨胀上升,为抵消通胀对收益率的侵蚀,长期债券收益率会升高,利率曲线变陡。

  可能的选择还包括做多澳元对日元汇率。澳大利亚作为全球商品出口国,澳元作为风险货币与商品价格之间有很强联系,经济的复苏和通胀的上升往往有利于风险货币澳元回升。

  此外,在通胀可能上升阶段,做多周期性股票(石油、天然气、煤炭、钢铁、有色、建材水泥等)也可以成为对抗通胀上升的一种手段。

  (李海涛系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教授、杰出院长讲席教授、中文/金融MBA项目副院长,林锡系长江商学院研究助理)

 

扫二维码 领开户福利! 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郭建

posted @ 21-01-07 09:22 admin  阅读:

Powered by 东营市你帆化工公司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18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