曹操多疑与高管以诚待人

【清风徐来】

疑心生暗鬼。待人以诚,才是为官之道。

徐叔衡

公司高管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,面对复杂的、千丝万缕的人际关系,性格多疑,就会弄得上下猜忌,干群离心,同事生隙,人际关系紧张,员工队伍就成一盘散沙,公司建设搞不好,生产经营也难以为继。在这里研究一下曹操多疑的心态,产生的原因,及其造成的严重后果,或许对我们克服这种性格缺陷,有所裨益。

见风是雨,无端猜忌。曹操以献宝刀名义,欲刺杀董卓,不料,事情败露,便纵马而逃,途经中牟县,得到县令陈宫的帮助,因感其忠义愿弃一官,从其而逃。至成皋地方,二人来投曹父结义弟兄吕伯奢家,欲在其家借住一宿。这吕伯奢是厚道人家,他安排家人杀猪,亲自骑驴去西村沽酒,准备好肉好酒招待。曹操与陈宫坐久了,忽闻庄后有磨刀之声,曹操马上警觉,疑心起来,“吕伯奢非吾至亲,此去可疑,当窃听之。”当听到人语“缚而杀之”一句时,便见风就是雨,以为要杀自己,“今若不先下手,必遭擒获。”遂与宫拔剑直入,也不问明原委,一连杀死八人。搜至厨下,却见缚一猪欲杀。陈宫醒悟,“孟德心多,误杀好人矣!”二人急出庄上马而行,在路上遇到伯奢沽酒而回,曹操担心他到家后,见杀死多人,不肯干休,率众来追,索性一不做二不休,干脆将吕伯奢也杀了,还丢下一句千古臭话:“宁教我负天下人,休教天下人负我”。这曹操也真缺德得可以。

一言不合,即起疑心。曹操头脑疼痛不可忍,遍求良医治疗,不能痊可。此时,华歆向他推荐神医华佗,称其医术之妙,世所罕有。此人真扁鹊、仓公之流也。曹操即差人星夜请华佗入内,令诊脉视疾。华佗告诉他,大王头脑疼痛,因患风而起,病根在脑袋中,风诞不能出,枉服汤药,不可治疗。某有一法:先饮麻肺汤,然后用利斧砍开脑袋,取出风诞,方可除根。曹操即起疑心,大怒:“汝要杀孤耶!”华佗以关公刮骨疗毒略无惧色为例,让曹操不要多疑。曹操哪里听得进去,“臂痛可刮,脑袋安可砍开?汝必与关公情熟,乘此机会,欲报仇耳!”也不容人解释、分辩,立呼左右拿下狱中,拷问其情。贾诩劝谏,“似此良医,世罕其匹,未可废也。”曹操叱曰,“此人欲乘机害我,正与吉平无异!”急令追拷。可怜一代神医只落得惨死于牢中。

心存芥蒂,一拍即合。曹操攻下荆州,蔡瑁、张允投降,在曹操面前,瑁等辞色甚是谄佞,曹操遂加瑁为镇南侯、水军大都督,张允为助顺侯、水军副都督。二人大喜拜谢。曹操谋士荀攸看不下去,“蔡瑁、张允乃谄佞之徒,主公何遂宁加以如此显爵,更教都督水军乎?”操笑曰,吾岂不识人!只因吾所领北地之众,不习水战,故且权用此二人;待成事,别有理会。曹操心中已种下疑忌的种子,重用二人无非是权宜之计,实际上已有后手的。果不其然,一旦气候适宜,这种疑心顷刻变成刀光血影。蒋干在周瑜处盗得一份伪造的蔡、张二人给周瑜的书信,欲充其内应,将曹操之首献于周瑜麾下。曹操见到此信,想也不想,便大怒:“二贼如此无礼耶!”即便唤蔡瑁、张允到帐下。操曰:“我欲使汝二人进兵。”蔡瑁说,军尚未曾练熟,不可轻进。曹操怒曰:“军若练熟,吾首级献于周郎矣!”蔡、张二人不知其意,惊慌不能回答。操喝武士推出斩之。须臾,献头帐下。

“君看萧萧只数叶,满堂风雨不胜寒”。疑心生暗鬼。待人以诚,才是为官之道。公司高管确立基本理念,相信大多数人,真正搞名堂、播事非、拉帮派、营私利只是极少数,不轻易怀疑人;多接触、多了解、多沟通、多观察,在知人的基础上做到用人不疑;对有争议、有非议、有异议的人,多听、多看、多分析,不草率下结论;对与自己意见不合、批评过自己、反对过自己的人,看主流、看事实、看工作,不轻易持否定态度,把人用好了,方能成就大事。

(作者系江西证监局原局长)

posted @ 21-01-11 09:44 admin  阅读:

Powered by 东营市你帆化工公司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18版权所有